新加坡艺术家个人作品《龙永不灭》致敬李小龙
转自微信公众号: CG世界  瑞云自助云渲染农场已获授权 心无杂念 于无形中 千变万化 就像水 入杯,即为杯 入瓶,即为瓶 入壶,即为壶 静,如行云流水 动,则惊涛骇浪  ---李小龙·水之哲学 话说,李小龙在论说武术家修为时,曾用水来比喻武术的最高境界…等等!怎么着今天要来讨论武术宗师的水之哲学了吗?不敢不敢承让承让! 有一位在新加坡工作的动态图形设计师(Vimeo ID:naughtypoy)利用两个半月中的空闲时间制作了一部名为《龙永不滅》(Dragon Never Die)的个人作品来致敬李小龙,短片灵感就来自于他著名的“化身为水”的哲学。不多解释,点击下面的视频,咱们一同来欣赏吧。 《龙永不滅》这部短片的背景设定在近现代的香港小巷,将李小龙“化身为水”哲学里的思想视觉化,以现代美术风格呈现出来。 设计师naughtypoy利用Cinema4D、X-particles、Octane Render、Adobe After Effects、Photoshop、Illustrator和 Audition这几种软件,在低沉缓慢的暗调中突出了自己“内心压抑挣扎但还是不停寻找出路”的心境。 他通过环境的黑暗和香港标志性霓虹灯的对比,来预示“黑暗之中仍有光明”的主题。通过水的变形和动态来表现微小事物的生命力。 Naughtypoy在介绍自己的作品时说到,整个画面和音效表现出了柔和刚的平衡,也刚好契合了李小龙强调的阴和阳。 看了精良制作的短片和设计师对于短片概念的介绍,心中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高人,实在是高人一位。确实哈,灵感有时候确实来源于艺术家当时的心境和他所经历的生活。 好奇他都做了哪些工作哈?这就给各位小伙伴展示。 环境研究 设计 制作 动画 ▲声音剪辑 最后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听说动态视频和背景音乐更配哦!
2019-08-09 10:56:15渲染
行业资讯
CG大片?不!这是广告片
每一部影片的背后都有一段独具匠心的故事不仅是视效大片小小的CG广告也是别出心裁在有限的时间内去表现每一帧最精彩的瞬间通过简短易懂的故事让你相见恨晚的吃下安利是不是也很有趣呢下面小编带你欣赏几支精彩的CG广告片吧1.《one word》这部动画广告片在今年获得了法国戛纳金狮奖,同时也是名为“One Word”的活动的主题,是为 The Learning Corp 公司最新的APP“Constant Therapy”(恒定治疗)而发起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些遭受脑损伤的创伤患者发音。短片由Lightfarm Studios 团队总共花费了大约2个月的时间制作完成。短片混合了三维动画和2D动画,在制作过程中用到的软件有Blender (Eevee) 、C4D、Zbrush、Houdini、After Effects 和Photoshop等主流软件。凭借这部短片,Lightfarm 和 Area 23 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影片的金狮奖,他们也为这一成就感到自豪。概念设计:幕后制作: Lightfarm是一家跨国创意公司,在旧金山、里约热内卢、新加坡、墨尔本、新西兰设有工作室,主要从事CG动画、摄影、视频拍摄及后期制作等。2.《Ganme of Thrones Oreos》在权利的游戏最终季播放的前两个星期,Nabisco联合HBO的上线了限量版GoT(权利的游戏)主题的奥利奥,为大家看剧做储粮准备。同时也推出了新的广告片,模仿了权利的游戏的片头!用奥利奥搭建的维斯特洛大陆,想想就很美味。所以,长城直接“啃”就可以了吧! 和原版一样,奥利奥版本是在洛杉矶的Elastic创作的,只是创意总监Andy Hall和艺术总监Kirk Shintani接替了Angus Wall的位置。 与权游对比据了解,制作团队使用2750个奥利奥和超过2000万的碎屑演绎了这部短片。Andy Hall和Kirk Shintani说:“我们使用了V-Ray渲染,所以渲染环节没什么问题,但是,场景的搭建铺设了很多碎屑,花费了很多时间。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使用了250多个奥利奥作为参考,确保艺术家们可以观察到饼干和奶油的每一个细节,而且,他们总是非常坚持在办公桌上随时摆放几袋奥利奥。”估计制作团队,做梦都要带着奥利奥吧!3.《Is this Still Craft》这支美丽又富有幻想的CG广告短片是由荷兰导演兼视觉艺术家 Emmanuel Adjei 为德国工艺机构 Das Handwerk 创作的,短片中雕刻出了一处处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场景,对机器人技术和3D打印实验进行了一番深刻的对话和思考,让人忍不住想到同样是援引3D打印风格HBO的电视剧《西部世界》的片头拿来比较。 《西部世界》片头片段4.《Christmas Doesn’t Need Much, Only Love》这部CG广告片是Serviceplan Campaign为德国超市连锁店Penny制作的季度广告,这部广告片在德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拥有超过2200万次的播放量。制作团队Glassworks Amsterdam将3D角色和微缩模型结合在一起,缔造了这部美丽而温馨的广告片。 Glassworks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现代化从事影视制作的公司,业务包括CG,设计,2D、3D动画及商业广告等。总部设在伦敦,在阿姆斯特丹和巴塞罗设有办事处,拥有超过20年制作经验和一流的制作技术。5.《Share Your Gifts》这支混合动画广告片是Apple的第一部节日品牌广告动画,通过CG视效与定格动画的结合讲述了一个热爱创作的女孩,创作了很多作品,但因为不自信不愿意拿出来给别人分享,就都被锁了起来。直到有一天,她的狗狗撞开了窗户,寒冬的大风把她的创作稿子吹向了外面,被许多人捡到并看了起来。女孩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十分喜欢自己的作品。苹果公司发布广告制作时曾解释说,这部动画短片是手工制作的模型通过定格动画的形式创作的,在故事中添加了CG角色。短片的创意副总监说:“这种制作技术可以让角色有更加丰富的情感表演,同时又可以创造一个十分精美而充满艺术感的世界” 以上由Renderbus云渲染平台整理分享
2019-07-30 11:06:35
热点
Chaos Czech发布了Cinema 4D的Corona渲染器更新
Chaos Czech 发布了第二次重大更新,他们为C4D带来了一键式焦散的强大功能。现在,艺术家和设计师可以更加快速和准确地渲染玻璃,水等表面的照明效果,以填补电影和动画的主要空白。 Chaos Czech副总裁亚当·霍夫温说:“焦散(Caustics)现象是C4D中的一个缺失环节,这使我们无法在一些最常见的环境中现实自然的外观。通过一键式焦散,Cinema 4D可以实现以前无法实现的照片级的真实感。”焦散(Caustics)的效果主要应用于水面,钻石和玻璃等常见反射和折射的图案。传统的焦散在渲染成本上很高,这导致许多的开发人员为了获得更快的渲染速度而忽略它。现在使用一键式解决方案,Chaos Czech加速了将焦散主流化的过程,使现在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能够简单的使用它。(左图) 焦散(Caustics)应用于水面Corona Renderer现在已经加入了焦散(Caustics),它可以与其他功能一起使用。现在允许艺术家同时调整焦散,颜色和光强度,包括LightMix。这一突破得益于Chaos Research的帮助,Chaos Research是由Chaos Czech联合创始人JaroslavKřivánek领导的Chaos Group新近宣布的部门,专注于重塑当今计算机图形的创建方式。其他新功能:视图增强: 您现在可以在停靠的视口中启动Corona IR。只要在Cinema 4D主菜单的Corona下拉菜单中,只需单击“Interactive viewport”。鱼眼相机(Fisheye Camera):Corona Camera中已经添加了新的鱼眼(fisheye projection)模式。鱼眼相机(Fisheye Camera)AI降噪(Intel AI Denoising): 新AI降噪功能适用于任何CPU和最终渲染。这样就完成了与之前用于交互式渲染的NVIDIA AI Denoiser良好配对的管道。分层位移 - 仅限Cinema 4D功能,用户可以轻松地在分层材料中混合位移。真正的3D体积材料 : Corona Volume Material中的“Inside Mode”现在允许创建真正的3D体积和non-heterogeneous materials,如雾和薄雾。多个太阳光源:艺术家现在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创造多个太阳光源,并使用LightMix可以对多个太阳光源进行更加极端的设置。例如可以一次性完成从白天到夜晚的渲染。可以使用LightMix制作一天中的不同时间
2019-06-21 14:09:40Cinema 4D
热点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揭秘定格动画师的工作秘籍
跻身好莱坞动画行业的华裔动画人并不多,尤其在西方有着传统优势的环境下能够崭露头角的动画人更是屈指可数。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人,进入迪士尼、梦工厂等知名动画工作室,参与了全球大制作的动画电影,成为行业佼佼者。在这些追梦人中,有一位动画人放弃了国内的机会,凭着对定格动画的热情, 只身来美求学,并一举进入莱卡工作室,下面就让我们一起了解独立动画导演——徐宁。徐宁:2007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2008年参与《饼干警长》负责人偶制作2010年参以特效模型师身份参与电影《金陵十三钗》和《大闹天宫》2011年完成定格动画短片《The Balcony》2012年进入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个人毕业作品入围蒙特利尔定格动画节决赛单元2013年进入Starburns工作室实习参与《Anomalisa》2015年进入LAIKA公司以动画师身份参与《魔弦传说》,同年获得Adobe设计成就奖最佳动画片(唯一一次定格动画获得此奖项)2016到2018年参与LAIKA第五部电影《Missing Link》LAIKA莱卡作为好莱坞知名定格动画工作室,其作品如《鬼妈妈》《通灵男孩诺曼》早已深入人心。莱卡不仅是业界最具创意的定格动画工作室之一,他们对定格动画技术的创新也从未止步,其近期作品《魔弦传说》《Missing Link》大量使用了“实物模型+数字特效+3D打印”的全新技术,创造了定格动画电影的新高度,徐宁正是这两部影片的动画师之一。徐宁参与制作《Missing Link》作为唯一一位参与到《魔弦传说》制作中的华裔动画师,徐宁完成了影片中90秒左右的动画制作,整整花费了8个月的时间,其中最艰难的一帧耗费了4个小时。 《魔弦传说》拍摄现场据了解,《魔弦传说》主角Kubo有着11007个不同状态的形状,4429个眉毛表情,以及其他各式各样共有23187个不同的脸部造型副本。这些表情和动作结合起来,为Kubo创造了4800万种不同表情和神态的组合可能。想要达到电影级别的动画效果,动画师不仅需要体现出人物的呼吸,每1/24张都要有细微的变化,还要将自己的创意注入人物的每一个动作、场景的每一个细节中去。 而影片中的每一根头发,都是用化学纤维和动物毛发做的,服装则是按1:6的比例缩小,用真实的布料制作的。角色所穿的和服,里面都会加金属片或者硅胶片,让布有下沉的效果,也方便动画师摆弄造型。徐宁说,每个动画师都有自己的特点,他自己就比较擅长拍跟随运动,比如船帆随风飘动,鱼儿的游动。当时,他被分配制作一条鱼在水里被箭射中后的死亡过程。最终,他通过自己模仿鱼被射中的反应,把这个过程生动地拍摄出来。徐宁到美国留学并进入莱卡,皆源于对定格动画的无限热爱。定格动画制作过程繁琐复杂,这就要求定格动画师拥有极高的专业技能和工匠精神。徐宁作为具有丰富制作经验的定格动画前辈,也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建议。第一,做好拍摄前的预演。角色的绝大部分动作都需要动画师真人去表演一下,像怪物或动物的动作,动画师都要去揣摩动物所处的状态及遇到的反应。第二,注重练习。比如,可以试试跟着音乐节奏去拍一些舞蹈动作,去找音乐的节点,加强对音乐的控制,因为大成本的动画片都是前期配音的,必须保证动作都在声音的节点上。第三,多实践多交流。多看,多做,多拍,除了量的累积,动画师还要多动脑去思考,去摸索。多和同道的人交流,相互启发,共同进步,这便是拍出好作品的一个开始。 下面,就让我们通过瑞云CPU/GPU渲染农场的专访,来了解徐宁义无反顾的动画生涯。瑞云渲染:可以分享一下你与定格动画的渊源吗?为什么执意要做定格动画?徐宁:我从小就喜欢各种玩具,但是我的家境很普通,所以只要不是太贵的玩具,我父亲都愿意惯着我给我买。我父亲是无线电技术工,动手能力特别强,所以他也很注意培养我的动手能力。在我很小的时候,螺丝刀、钳子、电烙这些工具我都会用,家里几乎没有不拆卸重组的东西。小时候还很喜欢玩橡皮泥,在北方几毛钱一块,然后捏各种造型。 徐宁儿时收集的汽车模型及漫画书上初中时,非常喜欢日本的高达,那时候正版模型要两百多,但是自己的零花钱可能一个月才几十块,所以我就只能买翻版的模型,但是许多零件都不全,非常糟糕,所以,我就想尽办法,研究怎么样可以把它做的更还原,像真的一样。之后,我通过这些让人感到糟糕的模型,磨炼得我的动手能力越来越好,直到高中,我已经可以制作非常逼真的仿真模型了。我在2006年看到了莱卡的定格动画,Tim Burton执导的《僵尸新娘》,我一下就知道我这个模型的用武之地了,就是莱卡。它像一团烈火,点燃了我的好莱坞定格动画梦。电影《僵尸新娘》大学考学期间我同时报考了美术系和动画系,之后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动画学院,然后在上学期间开始和老师同学研究动画。之后,我跟着黄勇老师执导的《饼干警长》一起学习制作了定格动画,积攒了很多经验,在毕业期间和美术系同学一起合作制作电影美术,并作为模型师参与了张艺谋导演的《金陵13钗》和郑保瑞导演的《西游记之大闹天空》。 动画《饼干警长》参与这些电影的制作,让我在模型制作的工作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段经历让我对动画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憧憬,于是我决定尝试走出去看看,从张艺谋导演的剧组中离开,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我的毕业设计中。随后我就开始了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的求学之路。现在回头来看,可以说的是我非常幸运,我的大学、工作单位、研究生学校都只申请了一个,并且都是压线上的,这也是我给自己的目标:只要拼死拼活,用尽全力擦边上就行。瑞云渲染:莱卡与Animortal Studios都是优秀的定格动画公司,但是为什么会选择莱卡?徐宁:Animortal的定格动画,我是真的很喜欢,但是我选择去莱卡有两方面的考量。首先我知道Animortal和莱卡是两种不一样的风格,前者是小孩子乐于接受的,它的制作流程较快且更偏向实用性,但是后者莱卡制作得更极致。所以我认为如果先学习更有挑战的极致的制作方式,会更有利于我今后个人制作技术的发展。瑞云渲染:莱卡制作3D定格动画电影,对制作设备要求很高?徐宁:莱卡他的制作是效果优先,从来不拘泥于制作工具,而且他一直引领着3D打印作为定格动画的制作方式之一。比如:这部动画莱卡要求必须是模型来制作,其实只是制作团队更偏向于主要的元素用模型来做出来,为了更好的视觉效果。在最近这这两部定格动画,CG量非常大,你能想象motion control莱卡一次性引进12台。 3D打印制作人脸莱卡从来不是以现在主流的技术去制作动画,而是他想要一个怎样的技术,去联系公司开发出来。例如,近期的动画《Missing Link》使用的打印机,是谷歌开发出来的,还没有对外发售。这样的动画公司有很多,例如Pixar、DreamWorks ,这些工作室都会根据一个影片需求,而单独开发一个插件,或整个一套软件系统。像Maya里,我们使用很多功能,可能就是两三年前他们开发出来的。瑞云渲染:中国在动画技术上你怎么看徐宁:我认为在国内,做技术与艺术的人合作相较困难。因为技术人员不够了解艺术,做艺术的人专业素养很少能过关,所以他们之间无法兼容去共事。举例说,在美国有很多学霸,从小就接触与行业相关的技术,学艺术的人也会主动去学习软件了解制作和机器,所以他们的专业技术素养非常强。瑞云渲染:造成国内外差异化的原因徐宁:一方面,是应试教育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求同去异”,可能是国人根深蒂固性格的原因。十几岁的小孩在懵懵懂懂的年纪里,会有很多天马行空奇怪的想法,导致在周围群体经常出现被排挤的情况,这个是在青少年时期特别糟糕的事情,你会容易因此受到影响,限制你个人的发展。记得我十几岁刚上初中的时候,很喜欢临摹漫画,但是那时候网络没那么发达,只好购买杂志在里面找漫画素材,按照杂志内容的方法去临摹。当时,我的临摹作品清理线稿并用钢笔描边后很像原版了。之后我与同学分享,却被大家冷嘲热讽,泼来冷水,被说是臭显摆,甚至怀疑是从书本上剪下来,当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动画仿佛离我们特别遥远,他们不会想象到动画是一个行业。在我上大学那一年,回东北老家,当亲戚朋友得知我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的反应特别平淡,有人说:哦,那不错,甚至有人说:呀,放电影现在也不挣钱吧?造成这样的原因是由于他们不了解这行,也不知道关于学校的事情,更不会想象到周围会有人去制作电影,他们印象中和电影有关的可能是骑着自行车,背着放映机挨个村子放电影的人。后来我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读书,我的毕业作品制作团队里的美国同学,他的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却和我截然相反。他12岁的时候开始使用相机拍乐高的动画,制作成片后与学校的同学分享,他们都非常惊喜而且喜欢,这和我的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他们很早就开始接触关于艺术的相关专业技术,甚至在学习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所需求的东西实现不了,他又去研究编程,我就觉得太酷了!瑞云渲染:未来的规划?徐宁:关于未来的规划,目前我成立了国内的工作室,亲自导演制作影片。我现在身先士卒冲在前面是因为目前整个动画行业都很艰难,等未来行业中涌现了更多更好的定格动画导演时, 我愿意为他们做一些更基础的事情,比如管理和培养新人。正如莱卡CEO特拉维斯·奈特所说,“我们挑了最费劲的一种动画形式,因为它具有别的动画没有的美感和温度。所有的努力,都是出于对定格动画的热爱”。正是有了像徐宁这样的定格动画人的坚持付出,让我们对定格动画的未来更加充满期待。Renderbus云渲染农场——亚洲最大的云渲染平台、中国“自助式云渲染”的开创者,支持3dmax云渲染,su云渲染,Maya/SketchUp等主流软件和插件3d渲染,客户遍布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9-06-18 14:24:43渲染网
热点

热搜关键词

搜索

媒体支持

media-0media-1media-2media-3media-4media-5media-6media-7media-8media-9media-10media-11media-12media-13media-14media-15media-16media-17media-18media-19media-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