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云专访|“闯出”迪士尼:一个中国动画人的江湖之旅

2019-06-12 10:48:38

你一定知道《冰雪奇缘》里火遍全球的Elsa公主和《Let It Go》。

你一定记得《无敌破坏王》里充满童年回忆的电子游戏世界。
你也一定对手游《风之旅人》里美轮美奂的游戏场景印象深刻。
但你也许并不知道,这些优秀作品的背后,有着一个中国动画人的“江湖故事”江轲 Jacky Ke Jiang,又名AutoKite
代表作品:
动画电影《冰雪奇缘》《无敌破坏王》(首席模型师)
动画短片《纸人》(首席模型师)
动画剧集《Adventure Time》(动画总监)
次世代手游《风之旅人》(高级艺术师)
次世代手游《光遇》(艺术总监)
个人经历:
2009毕业于加州艺术学院,CA动画硕士学位
2009-2010年任“thatgamecompany”(TGC)游戏公司高级艺术师
2010-2012年任职于迪士尼电影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
2012-2018年任“thatgamecompany”(TGC)游戏公司艺术总监
他爱动画,大到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小到袖珍的定格动画,他都尽心制作。
他爱漫画,每一天他的画笔下都诞生了无数或风趣或奇幻的人物和景象。
他还爱音乐,自己琢磨乐器,把绘画和音乐浪漫地结合在一起。
他是迪斯尼动画电影的首席模型师;他是TGC的艺术总监;他是独立动画导演;他是动画艺术江湖里,一名随心而行的“旅人”。
漂洋过海,动画之旅新征程 从小,江轲就对画画充满兴趣。绘画就像一颗萌动的种子埋在他心里。随着年纪渐长,画画这颗小种子在他的生命中茁壮生长,从一开始的随心涂画到后来收获越来越多的认可和自信。高中时期,受到《中国新漫画》的影响,江轲还一度萌生了成为自由撰稿人的想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画画这件事,有点“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高中的最后一年,父母把江轲送到了美国。江轲在美国完成了高中的学业,成功考入明尼苏达艺术学院动画系,随后又在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攻读了硕士,主要研究实验动画。
一段漂洋过海的新征程,就这样在江轲面前展开了。
迪士尼,动画江湖初闯荡
从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毕业后,江轲实习并随后任职于迪士尼电影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成为了多少动画人心之所向的迪士尼动画电影“造梦师”。
江轲在迪士尼参与制作了动画电影《冰雪奇缘》、《无敌破坏王》、动画短片《纸人》。
迪士尼动画短片《纸人》 如果要问,在迪士尼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江轲说,这大概是CG人心中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在迪士尼,你会发自内心地对你的工作感到自豪,每个创作者都会得到无限的尊重。
经过了迪士尼大团队的磨练,江轲不但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同时也更加清晰了自己的内心,更加坚定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挖掘内心,开创“禅游戏”
在加利福尼亚攻读硕士时,江轲主攻的就是实验性动画。不同于商业动画,实验性动画更偏向于发掘内心世界,创造出有趣独特的不一样的故事。
此时的他,刚好遇到了同样希望打造实验性游戏的游戏制作人陈星汉。
两人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他们联手合作,目标是打造一款艺术视觉类的游戏,要用游戏打动人心。
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被誉为“最美游戏”的《风之旅人》(Journey)的诞生。 这款全新开创的“禅游戏”拿下 2012 年的「年度游戏」大奖,它影响了无数的玩家和开发者——广受好评的《纪念碑谷》、《阿尔托的冒险》等游戏,都能看到《风之旅人》的影子。层层叠峦的云海,漫山遍野的花田,宏伟壮丽的宫殿,《风之旅人》用美不胜收的画面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禅游戏”的唯美意境。人生中坏事也可能是好事,这是江轲很敬重的英国禅学大师Alan Watts的观点,江轲很是认同。坏事也是好事,放弃同样也是收获,他“闯出”了迪士尼,加入TGC游戏公司,放弃了大部分动画人羡慕的“梦工厂”,在TGC中继续努力,重新出发,从心出发。
动画江湖,步履不停
如今,江轲回归“老本行”,成为一名独立动画导演
江轲给自己取的艺名,叫AutoKite,他说这是在约束力中拥有高效和自由的意思。
就好比在艺术领域中,艺术家要做的就是在限定的范围内最大化地发挥创意。
所以,江轲开始广泛地接触不同的艺术领域,除了动画、漫画,他近两年还在“跨界”做音乐。江轲自制的琴和音乐盒
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制作一部独立动画电影
他还有一个“异想天开”的心愿,他正在研究帆船,他计划坐船横跨太平洋,同时在海上做动画短片,从加州出发,两个月的时间到达福建,成为“真正的海归”。 江轲作品
江轲说,选择CG动画这个行业,是情怀所至
关于国内外CG行业的差异,他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他说,国内的CG行业就像“镖局”,重点在于怎么做一件事;而国外的CG行业更像“少林寺”,比起怎么做,他们会更注重思考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关于国内CG行业的发展,江轲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如今,国内的CG行业趋向于“快餐文化”,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减速”,我们不能一味往前冲,而是需要停下来,认真思考。

瑞云渲染:请先介绍一下你的求学和工作经历吧
江轲:画画,首先我没有什么压力,我就是一直在画。然后在画画中得到了对自己的认可。我在明尼苏达艺术学院读了本科,学的动画系。然后我又到了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读了硕士,学的也是动画。当时学的主要是实验动画,发掘自己内心的世界,创造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
然后我认识了陈星汉,他在游戏界发展。他跟我的身世比较像,他是大学来到了美国USC开始做游戏。他在演讲中说,现在的游戏界,偏艺术的视觉游戏还是很少的,他想做一些能让人哭的游戏。他演讲完后,我就跟他说,我想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然后我就把我当时做的,原本是要拿去参加电影节的动画作品给他看,他看了之后特别满意,所以第二天我就在他的工作室,开始做《风之旅人》这款游戏了。
当然这只是我动画生涯中的一段小插曲,在这之前我在迪士尼公司实习过。做完了《风之旅人》我又回到了迪士尼,参与制作了《纸人》、《无敌破坏王》等作品。在迪士尼工作和在陈星汉的工作室工作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大团队一个是小团队,两种工作环境是截然不同的。
瑞云渲染:工作流程和使用的软件,和国内有什么不同
江轲:我从学校开始就一直使用Maya,大概有十多年了,最近准备想使用Blender。手绘方面主要就是Photoshop、纸张和墨水。其实使用的软件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欣赏能力和品味。你一旦知道你要做什么的话,你很快就可以掌握软件了。所以我现在用Maya做的很成功,但我并不会建议大家去学Maya,我反而会建议你去学一个你自己觉得很上手,能够做出你想要的作品的软件。
瑞云渲染:在参与迪士尼项目《无敌破坏王1》和《冰雪奇缘》的时候,有没有难忘的事情或者遇到困难
江轲:《无敌破坏王》里有一个DJ,出场时间大概半秒钟,我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人物做好,后来我们甚至纠结到了他要穿什么鞋子和裤子。当时我就很想跟上级领导反映,我们在电影里甚至看不到这个人物,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无用的工作?最后,折腾了两个月才把这个人物完成了。但《冰雪奇缘》就是一个截然相反的经验。当时艾莎公主戴了一个皇冠,那个皇冠本来不是我的工作,当时生产助理跟我说有一个皇冠还没有人做,你帮忙做了吧。我拿来一看,好简单,直接拉个模,5分钟就搞定了。然后这个只花了五分钟制作的皇冠在电影里的戏份超足。还有就是艾莎的发型,我是整个建模组里唯一个会编麻花辫的人,所以我就真的用三维Maya把辫子编了出来,之后它被运用到了各种绳索和人物的发饰上,这也是我觉得很自豪的一件事。
瑞云渲染:国内CG从业人员如果想到迪士尼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江轲:你需要对三维有基本的理解,在小公司工作过,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基本就可以了。我的导师告诉我,在迪士尼工作, 你一定要给他们110%,你需要给他们一个答案,但同时你还要给他们除了答案以外更多的东西。正是这些额外的东西,让你独树一帜,让你出挑。迪士尼也不希望请一堆不会思考、只会满足正确答案的机器人来工作。
瑞云渲染:迪士尼是什么样的做事方式
江轲:在这方面,很多大的工作室都差不多。首先,一部片子需要先写剧本。前期他们会组建一个story trust(故事智囊团),大概三四个人,一个制片人加一两个导演(迪士尼一般是两个导演)。他们会每天开会讨论,会去采风,会把一些好的想法写下来,包括人物介绍、故事主线等。两到三年后,他们会开一个pitch meeting,会把他们的想法报告给制片人和公司领导。领导看完后认为项目成熟,就继续做;如果不成熟,就继续让他们写剧本。像《冰雪奇缘》,它最早应该叫《Snow Queen冰雪女王》。2008年我刚到迪士尼实习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做《冰雪女王》,而且那时他们已经做了5-8年了。所以写剧本是一个非常枯燥漫长的过程,一个好的剧本需要很长的时候去酝酿。当剧本成型后,也就是亮了绿灯之后,项目就会进入中期。中期生产时,团队会开始分配工作,3-4个原画师会进入团队,同时还有1-2个建模师,再加一些动画师、绑定师,就开始做人物。他们会把一些精彩的、最能反映人物性格的片段拿出来做成实验片。当实验片确定后,他们就开始组建一个大团队,比如建模组会从2-3人扩张到10-20人(一般不会超过20人),分为人物建模、场景建模等。建模完成后,场景会分配给场记,大概会有4-7人,他们会利用各种道具、场景进行布景。同时人物完成建模后会交给绑定师,他们会把人物制作得可以控制。最后,动画师会把设计好的人物放置到场景中,开始制作影片。影片制作完成后,需要渲染。渲染中有一项Tech art技术动画,出现任何穿帮镜头,它都可以一帧一帧帮你修复。其实有的时候,简单粗暴的方法会比去设计一款精确的软件要更高效。
瑞云渲染:在迪士尼的加班情况是怎么样的
江轲:在迪士尼虽然有加班,但不会让你加班加到死,不像国内的996企业。其实迪士尼还是比较轻松的。我任职迪士尼的时候,虽然公司规定是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但有人五六点就有人走了。因为在迪士尼的工作是定额的,每一两星期会给你分配一份工作,只要你在规定时间内(或不超过太多)完成工作就可以了,压力不太大。而且只要你不错过一些重要会议,基本是不需要每天掐点打卡上班的。我的风格总是最后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我比较喜欢睡到11-12点,中午才到公司,然后工作到当晚8-10点。在大公司里人员充足,出现一些小故障很快就可以弥补。反而是在小的游戏公司时,管理会比较严格。
瑞云渲染:分享一下整个职业生涯中做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江轲:制作《纸人》吧。我觉得这个动画是我做得最顺畅的一次,天时地利人和吧,整个团队也非常有默契,做出来的作品也特别好看。能够有这么一次经验真的是来之不易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与其不说你的作品能不能出得来,这是一个未知数,仅仅是在做这个作品的过程中,你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
瑞云渲染:如何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
江轲:第一,多接触其他专业的人。我在学校就发现其实跟老师学的东西并不多,老师只是给大家一个学习环境,我从网上和周围的人身上学得更多。因为你的同学可能在创作过程中会遇到和你一样的问题,有的时候他们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如果没有的话,就可以共同解决。
问题用一个大脑解决不了的话,那就多用几个。你帮我,我帮他,最后其实我们帮助的是整个产业。第二,如果要提高自己的能力,比如绘画技法,那就是一个孤独的磨练史。我现在越来越发现这个行业在走向自媒体,10-20年前你学一套技术可以用很久,但现在技术更新特别快,观众的胃口也变得特别快,所以你用一套技法做出来的作品不见得会被大家所认可,这就说明你需要去学习一个更加快速学习的能力,去学习如何能够快速掌握一套新技术来满足新的状态。但是有一点不要变,那就是你内心的激情和创作的欲望。以上是瑞云(知名渲染服务商)对中国动画人江轲进行的专访

上一篇:瑞云赞助活动 | Hum3D第二届枪支主题模型设计大赛获奖名单公布

下一篇: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SCAD)2019届数字媒体方向Senior Show圆满落幕